杂谈365bet娱_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平台开户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87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【宝4爷】随谈日本:日本,你何处被哥鄙视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4-1 12:48:27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在日本的饭店,你很容易看到这样一幅场景:一桌子少男少女用过餐,擦擦嘴剔剔牙,嬉笑着集体到收银台排队。然后逐一开始报数:青椒肉丝一盘米饭一碗1300;骨汤拉面一碗700;红烧肉一盘米饭两碗1000。。。。没错,这是在算账。算自己都吃了什么。这绝对是朋友聚餐,有菜有汤。但是,我的青椒肉丝,只能我吃,你的红烧肉,我一口不动。日语里这叫“别别”。

起初我很诧异,这其中分明就有情侣。为何算账时无一人不掏。要知哥生在东北,自幼就不知啥是AA,何况A的这么彻底。于是,就会对那些亲热着走出饭店的青壮背影,投去一个撇嘴。

尼玛真磕碜。

但听说现在有上海人也是这么个吃法。那此事兹事体大。看上去我不能代表中国了。大约只能代表东北。或者我就代表个人吧,再说一句:

尼玛真磕碜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在这个事情上,如严格叫汁,我和上海孩子,谁更能代表中国却是不好说。至少在杂谈,断然是我。谁说不是?呼儿将出换美酒,貂裘换酒也堪豪,这是传统文化。这叫豪气。是哥鄙视日本孩子的原因。但是很无奈,人群中有个尤美。她要是硬说那是真性情看着舒坦。她家那片都那样。我也没招。

但是,这不妨碍我们将它上升一个高度。思路如下:

最能代表一个民族,或者说国家的,不外乎制度和文化,尤其是文化。举凡国家民族,都有其特有的文化。所以当你鄙视或是藐视一个国家民族(比如日本)的时候,朝文化下手,无疑最具说服力。但是,这种特殊不是唯一,也就是说,其他国家民族也会有此类文化现象的存在。但是,肯定不具备普遍性。

那么问题简单了。我们鄙视的同时,只需要描述现象的特有及普遍存在即可。上述AA貌似不够特殊(也只是因为我们没叫汁统计,况且作为谈资,这恐怕比核泄露之后孩子们大赞日本环保轻松多了),

这都不碍事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自杀美学”。这是具有日本特色的文化。这类现象根源大致有二,一是千年之前的【源氏物语】对日本文学唯美观的影响,再就是武士道精神。在艺术领域,他们认为没有一种形式会超越死亡,在生活里,他们觉得结束自己可以承担任何代价。于是芥川龙之介留有【临终之眼】,太宰治更是【人间失格】于玉川上水,还有三岛由纪夫的割腹,川端康成“唯自然可与其媲美”。。。无数日本人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自己,这个数字一直保持着世界领先,遥遥领先。

那么,接下来如果我说----日本人将自杀看成唯美,我以一个男儿当自强的中国人的眼光看待它,无论如何都不认可这种变态美。不认可这种逃避、不负责、厌世的懦夫说辞。自杀之人孤独凉薄定少牵挂,必不会登极乐。继而藐视鄙视它。嘿嘿,你又能怎么着?

这大约也是ID双喜的态度。正是因为这种特殊文化的普遍存在,我们可以借其来观察评判一个国家甚或民族,并抒发情绪。民族是有个性的,所以,举例,其实很简单。你使这个四处叫嚣,叫的真不是地方。

但是,

逞口舌之便继而违心的展示自己,这不是哥作风。有人愿意这么干,哥干不来。所以必须得说,上述,其实不是真实态度。因为我本不鄙视追求唯美的自杀。也不鄙视武士道。就如我看失乐园,对男女主角不伦之恋做爱致死甚至有些陶醉。也常思索那个在中国家喻户晓、数度图谋自尽的一休禅师所论,“入佛界易、进魔界难”。但是,如有人持乐观的生活态度前去鄙视,我肯定闭嘴,绝不会装傻充愣的过去跟人家胡搅蛮缠,四处瞎掰。

我所鄙视的,是二战战败带给日本文化的懦弱狭隘之像。不得不说,那里除去物质破坏,更多的是精神摧残。骨子里高傲却将谦虚演绎成卑贱;大哥占我地玩我女人,我也跟你走;行民主之名谋霸道之权,怎么的都行,就是不能输。。。。

竞技体育就是面很好的镜子。我们通常会赞美运动员的顽强拼搏,会欣喜胜利,惋惜失败。但是日本人不一样,二战失败带给他们的是对胜负的极端纠结,他们觉得,取胜是唯一使命,失败不该被原谅。这就是文化的狭隘之处。于是,当你翻开日本的体育报纸,就不难发现,但凡有竞技比赛,必会出现这样的字句,----胜つだけ(只有赢)。絶対に胜つ(绝对赢)。胜ちに行く(去赢)。负けはしません(绝不输)。篇幅面积之大,铺天盖地他国无出其右。都是运动员的宣誓,文字加粗加大,很像大字报。

这种对胜利的莫名责任,极易将自己逼上绝境,它甚至造成过惨案。马拉松选手円谷幸吉,便留下了“真害怕辜负大家的希望”,在奥运会赛前,用剃须刀结束了自己。在我看来,无疑这鲜血源自日本人的狭隘,极端狭隘。无论如何都与体育倡导的挑战自我背道而驰。他们输不起,这才是真正的懦弱,根本不属于美的范畴。

不只是我们中国人,几乎所有国家在对待竞技的态度上,都是渴望胜利。我们也会在赛前说一些“要夺金”“要卫冕”等等豪言壮语。但通常,都建立在优势项目之上。绝对不似日本这样大面积全方位的将优胜看成必须。我们也希望参与竞技的人,肩负国家荣誉。但我们也会告诉他们,胜固可喜败易欣然。物极必反。这,都是我们的文化。而这些,在日本却是少见。

本届世界杯,日本三大社均以醒目文字,刊登了以本田圭佑香川真司为首的日本足球队发出的夺冠豪言,在我看来,这无疑是具有日本特色的笑话。而嘲笑的依据,其实就是来自我们的民俗文化,是那句“有多大屁股穿多大裤衩”。日本人确是“没那么大屁股,到哪都要穿那么大裤衩”,只要,涉及胜负。当然,你可以嘲笑我们中国没有打进世界杯,但是请注意,这是两件事。换成奥运会奖牌,我们可以拉他们半个世纪。

对于失败的纠结,日本人又表现出另外一种姿态。媒体会为失败找美丽的包装,老百姓则咆哮队员赶紧集体自杀。这都表现的很极端。于是,一些习惯用语在赛后又会大面积的见诸报端,金より银(银比金好)、负けるが胜ち(虽然输了但这其实是赢了)、一により価値のある二(比第一还有价值的第二)。与赛前誓言一对比,像极了我们常说的“二皮脸”。

日本着名笑星松本人志曾在着书中严重鄙视“输了不认”的这类现象,并总结为日本人的“败者胜利论”。岛田伸助在同书中也将其归于二战战败。这是日本人自己耳闻目睹的普遍社会现象,自己的总结。站在我们中国人的角度,无疑,这极具说服力。

但是偏偏有些“中国人”不以为然,他们似乎觉得日本人完美,不该被鄙视。尤其是不该被中国人鄙视。自我批评也不行。于是站出来叫屈----“这些嘴脸也都属于中国人”。没错,单拿出来哪个现象,在中国我们都似曾相识,汉字都是我们发明的呢。但是它们,一不极端,二不广泛。所以,这不是中国文化。如果一定要在数量上定个胜负,也好办。找来各类媒体,一比便知。

最后的篇幅,留给杂谈新近火爆ID尤美:

虽败犹荣和虽败犹胜,虽只一字之差,其意却是差之千里。望你好好学习母语。前者成语,赞美意志。后者派生,纠缠结果。有这气质的,除了日本,大概韩国人也算一号。呵呵弹丸小地狭隘民族,为求一饭穷兵黩武,非生即死非输即赢、死不认账死不悔改。

上文提到的円谷幸吉,自绝于墨西哥奥运会前。无独有偶,就是同一届奥运,还出现了一段传奇。坦桑尼亚的艾哈瓦里,拖着伤腿在马拉松赛中跑至天黑,当被问及为何不放弃,反正也是倒数第一,他留下了奥运史上之不朽名句:我的祖国不远万里送我来这,不是为了听发令枪,是为了我冲过终点。

两下一比,你或能明白“荣”与“胜”之区别了。

关于你在杂谈留下的大量篇幅,哥虽少留文字,但也基本读过。假设历史重来,这思维不算新鲜。据说欧美大人教孩子,经常用这个办法。无非就是锻炼其想象分析能力。但是哥得提醒你,你好像不是孩子了。

再就是,胡搅蛮缠的根源在于,不试图去理解对方的真实意图,只想着扞卫自己的全面正确,而一旦理解了对方所述真意,便苦于不能自圆其说,方始开搅。这也类似于用一个又一个谎言,掩饰最初的谎言。

OK,你玩好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杂谈365bet娱_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平台开户

GMT+8, 2019-9-28 17:59 , Processed in 0.02139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zatankuping.com

? 2018 zatankuping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