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谈365bet娱_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平台开户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77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【贺兰帕德斯基】广陵散于今绝矣!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8-4-1 12:45:36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广陵散于今绝矣!



当嵇康出生的前一年,公元222年,这个世界上发生了很多大事,罗马帝国宫廷上层贵妇米萨杀死皇帝埃尔巴伽路斯,扶植自己的外孙亚历山大继位。刘备已称帝并发动蜀吴夷陵之战,败归白帝城。曹植作《洛神赋》,充分展示了他的文采和创造力。至此,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所预见的天下三分之势基本形成。



在接下来的年代里,随着英雄辈出的一代死得死,亡得亡之后,占有天时之利的曹魏在几十年来的缠斗中逐步占据主导地位。然而,以英雄自诩的曹操的儿孙们却一代不如一代,结果,被权臣司马氏篡夺了政权,从而开启了中国历史上非常奇葩而又灰暗的时期。挣扎于政治旋涡中的文人墨客,都不得不沉醉于玄学,清淡,放纵之流。主导他们思维的是旷达不羁,好老庄之学,终日里酩酊大醉,故弄玄虚,慷慨任气。



在封建统治政治黑光照耀下,有七个才华出众之士整日沉醉于此道,并以竹林七贤着称于世。他们之前,曾有建安七子,成为曹魏政权的文化艺术代表。竹林七贤之称最早见于晋孙盛所着《魏氏春秋》,七人同游于竹林,人数恰好与孔子所说:“作者七人”相合。稍晚于孙盛的袁宏着有《竹林七贤传》,叙述了魏晋名士渊源和七贤出现的根源。以夏候玄,何晏,王弼为正始名士;阮籍,嵇康,向秀,山涛,刘伶,王戎为竹林名士;裴楷,王衍,乐广,庾剀为中朝名士。据陈寅恪考证,所谓竹林七贤,是受东晋初人的“格义”影响,取佛祖竹林法会之典,又附会《论语》中“作者七人”而成,竹林并非真实存在。



七贤中以阮籍与嵇康最负盛名,但两人的命运结局却迥然不同。阮籍并不是名门高第,其父阮瑀为建安七子之一,秉承其父风,所作《咏怀诗》颇有建安风骨。阮瑀能躲过曹操的屠杀,肯定有一套避免政治倾轧的艺术,孔融,崔琰,杨修就不谙此道,结果被曹操因政治斗争需要而惨杀。故阮籍虽有远大抱负,却表面佯装酣醉,实则内心清醒。对曹氏末年的庸碌,腐化,堕落深怀不满,又不愿与专横跋扈的司马氏同流合污,为虎作伥,因而采取一种虚与委蛇,若即若离的状态。



玄学与名士清淡一脉相承,他们有的服药,有的饮酒,有的既服药又饮酒。大体上正始名士服药,竹林七贤饮酒。嵇康是既服药也饮酒,阮籍则专门喝酒,而刘伶更是酩酊大醉,算是纵酒啦!他们饱食终日,言不及义,上古下今,任意发挥,于是,成为当年最具风度的社会“范儿”,引无数粉丝竞相仿效,阮籍最牛,遇司马昭为子求婚,竟然一连六十多天沉醉不醒,还真给他躲避过去了。七贤喝酒不以礼饮,不穿衣服,不戴帽子,子女可直呼其名号,以致成为流行的时尚。刘伶最疯,他作《酒德颂》,以狂饮为己任。每上山豪饮,必带一锹,并对人说,如果我喝死了,请挖坑就地掩埋,这种以不惜生命为代价的纵情豪饮,为酒神当之无愧矣!



七贤中最为人杰者,非嵇康莫属。嵇康本小官吏出身,早年丧父,居亳州,原本姓奚,说明他的身世更为低贱,库莫奚原出于乌桓,被曹操所破,掳万余乌桓铁骑为兵源,居亳说明这些人都被曹操改编成保守故里的卫兵。嵇康的祖上因避祸而迁至上虞,这为他日后的习广陵散打下基础。嵇康风姿高寒,操守严峻,虽说喝酒,但不纵欲,在魏晋名士中腐朽堕落风貌中傲然独具一格/



嵇康按今天世态的标准,是个非常迷人的帅哥,名声很大,风度翩翩,《嵇康别传》中说:“康七尺八寸,伟容色,土木形骸,不加饰厉,而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,正尔在群形之中,便自知非常之器”。《世说新语。容止》注引山涛评价嵇康:“岩岩若孤松之独立,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”。虽说魏晋人没达到今天这样视频现代化,但也很重视风度的。嵇康的文采,风度俱佳,便得到世人的极度崇尚和追逐,名声大振。



嵇康的诗,今存五十三首,体裁有四言,五言,六言,乐府。他的诗有“清峻”的风采,大多是发老庄绝唱,幻想高蹈出世,然而又深刻地揭露权势集团间欺诈倾轧的丑态,所以它们又与玄言诗有所区别。刘熙载《艺概》说嵇康:“虽秋胡行贵玄默志,而激烈悲愤,自在言外”。“愿与知己遇,舒愤启其微”。这才是他浮游太清的目的。要离开虚伪的浊世,便只有逃到虚幻中去。嵇康的高蹈实际上有更多的轻世傲俗的意味。他的诗,既能清宕遐远,也可慷慨豪迈,都是他最高的内心独白,情感的流露。他善于创造一种清新高雅的意境,如他描写月夜的诗句,“闲夜肃清,朗月照轩,微风动袿,组帐高褰。旨酒盈尊,莫与交欢,琴瑟在御,谁与鼓弹?”读着这些诗歌,使人仿佛置身于清丽,静寂的月夜中,引发无限联想,般般感触。



司马氏肆无忌惮地屠杀曹魏集团的人,有蛛丝蚂迹的都未能幸免,更不用说嵇康是曹家女婿,本已在剿除之列。偏偏他犀利的笔锋又常针砭时弊,又写了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此篇是绝妙非凡的讥讽杰作,他鞭挞官场奉迎,庸俗谀媚等七大丑态百出,而他的“非汤武而薄周孔”与“刚常疾恶,轻肆直言”成为当时官方的两大罪状,决不为当权者所容,司马氏终于找到了除掉他的藉口。



嵇康被投入监狱时,社会引发激昂的情势,因他是受人景仰的人物,尤其是读书人,几千名太学生为之请愿求救,诸如此类的刚烈豪侠之士随康入狱。此时曾被嵇康所怠慢的钟会出来献谗言,他说:“今不诛康,无以清洁王道。”也说动了司马昭之心。



嵇康死亡的场景很悲壮,洛阳城东,建春门外的马市场上,嵇康象个革命烈士般的泰然自若,与金圣叹临终前还玩幽默不同,他要来五弦琴,弹奏了一阙凄凉的曲子,哀婉动人,曲罢慨然而叹:“广陵散于今绝矣!”毅然决然就刑,一代文豪就这样死于政治权利的倾轧之下!



几千年来的封建统治专制下,杀死无数有非凡才华的杰出人物,政治的黑光长期笼罩着我们的历史和社会,无论是司马迁之刑,还是崔浩之诛,无论是方孝孺的被诛十族,还是苏东坡的乌台诗案,都是封建统治对文化的惨不忍睹的摧毁。



嵇康所奏的《广陵散》并未绝灭。据后世着录之拍名,其寓意似乎是聂政刺韩相侠累故事。宋楼钥《谢文思,许尚之百函广陵散谱》诗,形容此曲:“慢商与宫同,惨痛声足备,”可见此曲声调大概是悲壮激烈的。



与此同时,也说明,文化是永恒的,不是用屠杀和血腥的刀能斩尽杀绝的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杂谈365bet娱_365bet行政收费_365bet平台开户

GMT+8, 2019-9-28 17:59 , Processed in 0.01477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zatankuping.com

? 2018 zatankuping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